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起底“华藏宗门”教首吴泽衡 曾令女弟子堕胎两次

【发表时间:2019-09-11 17:59:50 来源:】
2014年7月30日,广东珠海,警方查处“华藏宗门”非法组织活动场所供图/CFP
2014年7月30日,广东珠海,警方查处“华藏宗门”非法组织活动场所供图/CFP

  妄称“佛祖转世”“皇帝转生”,自创“华藏宗门”;以歪理邪说蛊惑人心,蒙骗招徕海内外数千弟子;以种种手段对弟子实行精神控制,对自己顶礼膜拜、追随左右……目前,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已依法对吴泽衡及多名“华藏宗门”骨干分子以涉嫌组织、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,强奸罪,诈骗罪,生产、销售有毒、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诉。

  一步步登上“教主”神坛

  7岁承曹洞禅门高僧德真、德智大和尚接引,11岁入山随师修行,18岁师从少林寺高僧德禅,成为少林寺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监坛……袅袅轻烟间,悠然佛乐中,伴着女声英文解说,吴泽衡翩然出场。只见他身披袈裟,双目紧闭,双手合十,口称“希望世界和平、人类永昌”,俨然一代宗师……

  以上场景来自长达18分钟的吴泽衡个人宣传片《觉者》,将其描绘得超凡脱俗、惊为天人。然而,在他的家乡广东省惠来县,一些老乡却告诉记者:“当时他在村里可不敢这样说”。在他们看来,吴泽衡根本不是所谓“大师”,而是一个“三进宫”的骗子—

  吴泽衡1967年出生,青年时期因玩弄女性、耍流氓,在当地公安机关留下案底;1991年,他又因涉嫌诈骗罪、流氓罪被当地公安机关收容审查;2000年,他因经济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。

  这样一个有着诸多劣迹的人,却是弟子们眼中的“宗门上师”,并心甘情愿地追随左右。那么,吴泽衡是如何一步步走上神坛的?

  办案民警介绍,20世纪80年代末,时值全国上下掀起“气功热”,吴泽衡也办起了气功班,自创“华藏功”。利用“气功大师”的身份,吴泽衡实现了原始积累。

  1999年,吴泽衡以成立华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名,公开向3600多人非法募集入股资金3600多万元,还制作、销售宣扬封建迷信的非法出版物,非法经营额达340余万元。次年,吴泽衡因擅自发行股票罪、非法经营罪,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1年。

  2010年,吴泽衡出狱,恢复宗门重操旧业。他发现“气功热”已经不热,便利用流行的“慈善”“生命科学”理念自我包装,将“华藏功”更名为“华藏宗门”,披着“佛法”外衣发展壮大组织。

  为了保持神秘感,吴泽衡规定要见他必须事先预约,否则就恶语斥骂,连“首席护法”孟某也不例外;为了表明不轻易收徒,规定要拜师必须书面申请;为了制造信徒众多的假象,一次安排几拨人同时拜师,弟子们被纳入门下后顿感万分荣幸。

  然而,一旦成为吴泽衡的弟子,“慈眉善目”的师父便会利用各种手段进行“洗脑”,让他们“全身心对上师身命皈依”。很多弟子难逃其早已布下的无形精神枷锁。

  —根据自己编撰的“华藏宗门表”,吴泽衡按照“觉、悟、圆、通……”等给弟子授予法号、排列辈分,他自己处于金字塔尖,拥有无限权力,弟子要对师父“绝对服从”。

  —用誓愿、恫吓等手段控制弟子。拜师仪式上,吴泽衡要求弟子发毒誓:“不得向任何人泄露这个密印,否则你就轻慢了诸天护法,断己短人慧命。”

  —制定各种严厉的“教规”“训诫”。吴泽衡发布所谓《戒律度》和《戒品示》,授“戒品护法弟子”位。大弟子才某因被怀疑在吴泽衡服刑期间意图夺权,被处以闭门思过半年的严惩。

  办案民警介绍,吴泽衡的弟子们笃信佛教、相信因果报应,所以参学越久,就越不敢怀疑或违背吴泽衡,以致丧失独立思考能力,完全沦为其精神上的奴隶。

  引诱、胁迫奸淫女弟子

  广东省珠海市九州大道西的某小区内,13号楼10层一套近200平方米的复式楼,是辽宁一名弟子为吴泽衡购买的“清修之地”,也是吴泽衡的落网之处。

  “上到二楼,主卧室房门被反锁,里面无人应答。撞开门,一名戴眼镜、穿黄色T恤的中年男子从大床上跳了起来,身边还有一名20岁左右、身着睡衣的女孩。”民警这样介绍去年7月抓捕吴泽衡的场景。

  经当场确认,中年男子正是吴泽衡,女孩则是与他“男女双修”的弟子。在“清修之地”,民警还查获了200余万元现金,茅台、中华等大量名贵烟酒,翡翠、劳力士手表等贵重物品,以及催情药、“神仙水”等迷幻剂。

  多名女弟子供述,吴泽衡生活荒淫糜烂,经常打麻将、喝酒、抽烟、唱卡拉OK。为显示自己高深莫测,他称打麻将为“麻将禅”。他设立由女弟子组成的“秘书组”,要求她们值班“护法”、贴身服务。

  办案民警介绍,近年来,吴泽衡以“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”“可以迅速提高修行”“能增强法力”等为名,引诱、胁迫数十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,其中还包括两对姐妹。让人更加愤恨的是,他连晚辈和幼女也不放过。

  “对师父的要求,我也彷徨挣扎过,但想到既然已经拜师就应尊师重道,不该怀疑他的话,加上我对宗教的修行方法不是很了解,就同意了。”女弟子任某说。三年之内,她与师父“男女双修”,堕胎两次。

  据民警介绍,吴泽衡以“时辰不对”等为由,诅咒“如果不愿意,因果就会报应到你父母身上”,胁迫多名怀孕的女弟子多次为其堕胎。为了安抚女弟子,吴泽衡还常给女弟子购买高档服装,多次给堕胎费、封口费。受害女弟子中,有的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,有的为他生下子女。其婚生子女6人,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。

  利用弟子善心大肆敛财

  近年来,吴泽衡先后开办“华藏中心”“行武禅师”等网站,借博客、微信、YY群、QQ群等新媒体手段大肆吹嘘,蛊惑全国10多个省区市乃至海外的信徒“皈依”其门下。每当有新的弟子前来拜师,便给吴泽衡带来了生财之道。

  “许多外地的弟子来珠海,都会给师父带烟、酒、茶等礼物。拜师的人会给拜师费,都是给现金。”吴泽衡身边的弟子袁某说,“吴泽衡对我表示,他们拿那么多东西师父也用不着,我就明白他在暗示,他喜欢现金更多些。后来有弟子问我,我就告诉他们给现金。”

  然而,这些钱并不足以满足吴泽衡奢靡的生活。他敛财的手段不断翻新,数额更加巨大,却让虔诚的信徒们悉数买单。

  —吴泽衡宣称自己的字画具有“能量”,能保佑平安,并授意袁某进行销售,数名弟子分别以10万元至50万元不等的价格购买吴泽衡的三幅字画。

  —吴泽衡谎称自己有一批稀有的黑檀木印章,经过其“加持”更加珍贵。多名弟子受其蒙骗,花费53.8万元购买了11枚印章。经调查,这批印章系吴泽衡以288元的单价从淘宝网上购买。

  —吴泽衡在微博上发布消息称,自己有250万元罚金未向法院缴纳,要向弟子“借款”。弟子们为他发起“全球募捐”,募集300余万元。然而,吴泽衡并没有缴纳罚金,而是将钱用于购买个人理财产品。

  据介绍,吴泽衡授意弟子开办专卖佛具的“毗卢性海服务中心”,自己按50%占股从中抽头。

  此外,吴泽衡让弟子们出资几百万元在深圳开了一家“弘熙御膳馆”,他以有“流传千年的古秘方”的知识产权占股50%。

  经调查核实,这家御膳馆共有7道菜,价格从2000多元至6000多元不等,却均为普通食材所制。其严格保密的“乌鸡膳”“健脑膳”等秘方中,还发现有制川乌、附子、细辛等国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中药材。

  据调查统计,吴泽衡涉嫌组织、利用邪教组织诈骗财物,共计非法获利690余万元。

  编写“应急预案”对抗执法

  近年来,陆续有群众举报吴泽衡及其“华藏宗门”宣扬歪理邪说。有网民成立“全国揭批吴泽衡联盟”,控诉“华藏害我工作丢失、流离失所”,家人因修炼“华藏”而离家出走、家庭破裂。

  同时,吴泽衡编造的谎言也被一一拆穿—

  相关部门查证发现,“华藏宗门”并未在有关部门注册登记。佛教协会也证实,吴泽衡不是在册佛教教职人员。

  对于吴泽衡自称“11岁入山修行”的说法,多位吴泽衡的同乡表示,他出生后一直在老家读书,初中未毕业就回家务农,1983年才离开家乡。

  对于吴泽衡与少林寺的诸多“渊源”,少林寺前任方丈释素喜在1991年曾专门开具证明予以否定。少林寺现任方丈释永信表示,吴泽衡“与少林寺毫无关系”。已故德禅法师的弟子释永成证实,“作为德禅法师身边弟子,不知少林寺有吴泽衡这么个人,其说法为子虚乌有”。

  经专业部门鉴定,吴泽衡号称自创的论著《论心》,从核心观点、基本结构到文章标题、行文风格,75%以上的文字均系抄袭、剽窃他人论著。他的《点亮心灯》《宗门品》《生命的本质》等均为非法出版物,既包含伪科学成分,又带有邪教色彩;其“绝对正统、绝对唯一、绝对真理”的说教,与邪教的做法并无二致。

  吴泽衡将公安机关查处“华藏宗门”不法行为故意混淆为打击“慈善”活动,授意“首席护法”孟某编写《华藏宗门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》,规定以保护上师吴泽衡为重,分为一、二、三级预案,设定各种应对办法。

  吴泽衡还聘请北京某律师为弟子们传授“围观改变中国”:到派出所围观,并在网上公布派出所电话;记下警察的姓名和警号,最好录音录像,尽快发到网上;可以到法院起诉派出所,如果不立案又是一条新闻,外媒炒作可以“震慑”中国政府。

  如今,随着案件进入司法程序,吴泽衡和他的“华藏宗门”邪教组织即将接受法律的庄严审判。文/新华

(责任编辑:UN654)

更多精彩:
杭州关键词优化 http://www.djtpt.com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