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文化资讯> 正文

“赝品”盛行 西安书画市场“迷”人眼

来源:浩天资讯网
  

“赝品”盛行 西安书画市场“迷”人眼 众多绘画爱好者的聚集之地——“罗家寨”。 8月20日,在西安美院旁罗家寨附近二楼的一间画室里,一位名叫焦点的小伙子,正在临摹清代画家石涛的作品。据悉,焦点已经重复临摹了3000多幅石涛的画,这个数字比石涛当年亲手创作的还多。在离罗家寨不远的二府庄的一间民房里,王小云也已完成了300幅以黄土地为背景的风景画。 焦点告诉记者,他临摹的字画从东晋的王羲之、清代的石涛到现代的齐白石等诸多书画大师,只要市场需要,他一般不会拒绝。至于画商会不会拿着他的复制品当赝品在拍卖会上以假乱真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在临摹名人字画的同时,他也在学习名家流水线式的绘画方法。先把需要绘画的花朵、树叶等在每个画布上全部完成,再按照类别绘画其它部分。焦点说:“画店不停在催,这样干来得快。为赶画也只能将就了,这样三五天就能完成一幅画。”像焦点和王小云这样的小型作坊,一般每幅画能卖300到400元,月收入在2000元左右。 美院附近的二府庄和罗家寨,是这些美院学生和自由画人临摹名家作品的聚集地。这里有很多制作各种书画赝品的小作坊,模仿名家的中国画、油画和商业用装饰画的更是随处可见。据说,一幅临摹清代石涛的作品,500到1000元就能搞定。在这里居住的职业画家、美院毕业的学生和一些美术爱好者,保守估计也有近千人。据一位专门出租房屋的张大妈讲,这里租住房从来没有闲置过,而且租金还在年年看涨。 谁在为“作坊画”埋单 记者在南大街德福巷的“老船长”、“时光”、“蓝山”等酒吧和咖啡屋看到,墙上、洗手间、走廊,随处都可见到凡高、毕加索、陈逸飞等国内外绘画大师的“名作”。而在金花、唐城等星级酒店,写实风景、印象、装饰等不同风格的国画、油画仿制品,也随处可见。要么是局部描写的,要么是缩小版的,总之是五花八门,应有尽有。德福巷一酒吧的服务员不经意间告诉记者,这些画有的是从书画店买的,有的是从美院学生那儿购的,还有美院学生自己上门来推销的,一般一幅40×60的画也就300到500元之间,价格还有还价的空间。 当然,不仅仅是咖啡屋、酒吧、大饭店等高雅之处,就连一般稍有点规模和档次的餐馆,也对这些“作坊画”十分中意。另外,也有不少是市民购买用于装点家居的。 有专家分析,书画市场投资以年增长不少于30%的高回报稳居各项投资前列,成为仅次于房地产投资的上选品种,是继股市、楼市之后的一个新亮点。但是,目前西安书画市场的仿制品质量参差不齐,导致了一般画作的价格相对较低。目前,我国的油画收藏家或投资者,文化储备不足,不像欧洲,有长期的文化熏陶,油画的鉴赏水平是从小培养起来的。我们缺乏群众基础。最令人担忧的并不是价格的沉浮,而是大多数人不懂书画。艺术品市场非常复杂,收藏者最要紧的是要学会鉴赏,不要盲目投资。曾有一幅以500元购得的名画仿制品,没过两天竟以2.5万元的高价登上了某拍卖会的精品架。对此,业内人士认为,画廊炒作是不可忽视的因素,中国的艺术市场并不成熟。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,大众购买力的不断提升,必将对书画作品收藏起到推动作用,但这种行为一旦过热,就会影响大众对画作的判断力。 拍卖市场亟待规范 西安古玩城的王先生说,包括西安、南京等地中小艺术品拍卖公司在内,去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逾1.5亿元。内地继股票热、房地产热之后,艺术品投资热正在悄然兴起。在这支队伍里,不仅有极具经济实力的企业家、白领阶层,还有一般的工薪阶层和普通市民。就连不少城镇,都有了民间古玩、字画交易市场。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假定画廊要将某个由他们代理的画家的作品升值,可以先将一幅在画廊挂牌5万元的画拍到10万元,很多情况下是他们在举牌炒作,画廊随后再给画家付10%左右的佣金。买回后再在画廊内以10万元的高价挂出。如果有人要,即使打折以7万元卖出,也比原先的5万元多赚2万元。这位人士指出,之所以会这样,就在于大多数买家不懂行情,缺乏必要的绘画鉴赏能力和美术史知识,只看重某件拍品日后的升值空间,以侥幸甚至是投机的心态扑向绘画市场,盲目投资,造成市场泡沫。 陕西东方拍卖公司的郑女士分析说,在拍卖会中会有以赝品充当正品的情况存在。在陕西市场上,一般拍卖公司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,西安市场的书画家比较多,所以模仿水平也较高,赝品就相对较多,这也是西安书画作品拍卖一直不红火的重要原因。有些企业在资本市场掘到了第一桶金后,便开始涉足艺术品市场,悄悄地囤积了一些书画,现在觉得时机已到,便抛出一部分盈利。为了利益的最大化,他们利用某些媒体的公信力,将某位画家神化,并将其作品捧得很高,然后在拍卖会上拍出一个高价。这些都真实地反映出中国艺术品市场在起步阶段的急功近利表现。 郑女士提醒广大消费者,在书画拍卖市场上,真品很难有量化指标。个别拍卖公司无视《拍卖法》,肆无忌惮地将赝品带入拍卖会。有的拍卖行甚至自己组织制作假画进行拍卖。这其中既有高额利润刺激,又有法律漏洞可钻。希望大众在购买时,多咨询专家,了解相关知识,反复比较和仔细鉴别,以杜绝赝品的横行,避免上当受损。(本报记者 郑昊 徐颖 本报通讯员 严东) 编 后 据报道,被誉为“中国油画第一村”的深圳大芬村,云集了全国各地2000多名画家,还可以见到国际上诸多著名油画家的“作品”。大芬村每年生产和销售的油画多达100余万张,年出口额400多万美元。 深圳有大芬村,西安有罗家寨。西安美院旁边的罗家寨及周边地区,积聚着近千人的美术爱好者,消费者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订购想要的艺术品以及尺寸颜色。 然而,贪心的画贩子和个别拍卖公司相互勾结,钻法规空子,打擦边球,将收集来的复制品冒充为真迹坑骗消费者。一位资深收藏家深恶痛绝地指出,赝品盛行,犹如病毒传播,危害极大。艺术品可以模仿、复制,但绝不能愚弄和欺骗。否则,就是玷污艺术,坑害大众,扰乱市场。 在绘画艺术世界中,凡高、莫奈、齐白石、徐悲鸿等中外大师,无一不是出类拔萃的人物。用印度大师泰戈尔“使之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若秋叶之静美”来赞扬他们是再合适不过的了。把大师们的杰作复制、展现给世人,不仅是美的传播,也是艺术家的责任。但是,对于以“赝品”充“真品”的丑恶行为,监管部门应当高悬法律之剑,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
共富二手房 https://sh.c21.com.cn/ershoufang/baoshan-gongfu/pg1
浩天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