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文化资讯> 正文

祖大寿残损墓碑露脸 据估算完好墓碑至少高3米

来源:浩天资讯网
  

  仅发现的墓碑碑刻厚度就达40余厘米,堪称为辽西之最,多人锹镐并用挖掘1米多深,然后吊车、铲车再上场,经过人和机器努力,354岁明末著名将领祖大寿残损墓碑碑身、碑座和碑头才在辽西大地里露出真身。

  昨日,记者在兴城古城文庙内看到,最小的石头也有百余公斤,最大的得有200余公斤。残碑为青灰色石灰石材质,上面有的雕刻着清晰可辨的各种精致花纹,有些残碑上还用楷书汉字刻着一些大字。“把这些石碑挖出来动了很多人力物力,运到古城文庙里费老事了,听发现祖大寿石碑附近的老百姓说,石碑能有好几高米,重好几吨,上面有大石刻乌龟驮着石碑。”兴城市文物管理处工作人员说。

  几天前,兴城小伙祖彤在兴城西河筑坝工地附近散步时,无意中看见个类似龟头状的石头,马上想起叔叔祖兴彪讲过的先祖墓地里的那些物件。于是跑回家找来叔叔,爷俩在工地乱石堆中把龟状物扒了出来,果真是汉白玉雕刻的残件。俩人继续在石堆里查找,尤其注意那种白色的石头。为方便查找,他们随后找来铁锹,几乎翻遍了工地上铲车推出的石头,最后在泥土里发现一块刚露尖的白石头,一点点挖下去,当白石头露出半尺时,用手一摸,感觉其中一面凹凸不平好像是刻了字。

  附近有人拎来一桶水,爷俩边淋水边小心擦拭。祖兴彪眼前一亮,石面上出现个“顺”字,他觉得该石件必有文章。于是向施工人员借来卷尺,量出这块残碑高80厘米,宽为60厘米;细数石碑上的文字是35个,字型正方,宽5到6厘米。随后他们又在附近找到7块大小不等的石碑残件。在铲车司机师傅帮助下,将发现的这些石碑残件集中存放后立即把情况反映给兴城市文管处。

  不一会儿,祖兴彪和老伴就带着红布来到工地,将出土的碑件挨个缠上以示尊重。“为了能找到祖上的这块碑,自己足足盼了40年!”

  兴城市文物管理处处长尹天武与工作人员来到出土地点,将7件残碑接收运回。随后在施工单位配合下,祖兴彪又找到了双龙首碑额、石香炉、碑座等11个残件。在筑坝工地又出土了刻有12个字的残碑和小香炉以及庑殿顶垅瓦等5件文物。

  4天时间先后共出土25块墓碑残件。尤其是两块半截残碑,与前年出土的残碑相拼,几乎是完整的上半部碑身。根据《祖氏家谱》记载,兴城西河发现的石碑残件,应是祖大寿墓前的谕赐祭文碑。其碑面竖刻文字6行共计81字。

  葫芦岛市历史学会副会长张恺新说,据史料记载,祖大寿于顺治十三年(1656)四月十五日病故,八月十五日,顺治皇帝派遣永平(今河北卢龙)知府罗廷屿到宁远为祖大寿墓谕祭。

  此祭文言简意赅,虽未提及祖大寿的功过,但对其人格给予客观评定。“我估算,仅从出土的祖大寿残损的墓碑来判断,祖大寿的墓碑高至少为3米,重约2—3吨。尽管目前碑文尚遗缺字,但大部分碑件的出土,应是考古史上重大发现之一。它为破解祖大寿墓葬之谜提供了难能可贵的考古实物。”

  (记者冯玉兴)

  背景新闻

  祖大寿(? -1656),字复宇,明末清初宁远(今兴城)人,吴三桂之舅。明朝武将,曾两次降清。祖大寿卒于清顺治十三年(1656),而此碑落款是清顺治十六年(1659)。清廷对祖大寿的褒奖,刻制这样的巨型祭文碑实属相当高的规格。

  残损的祖大寿墓碑已被运到兴城古城文庙。

浩天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