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婆婆突发脑溢血瘫痪 90后儿媳辞职照顾无微不至

【发表时间:2019-08-13 11:46:11 来源:】

周远芳喂婆婆吃饭。

堆满尿不湿的新床。

老话说,久病床前无孝子。但对于26岁的周远芳来讲,这话,似乎有些不尽人情。她虽然是90后,但将心比心的道理却早已深入骨髓。在她眼里,婆子妈也是妈。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不抛弃,不放弃,她觉得这才是一家人该有的感情。

三年前,一家人的生活刚有起色,却面临“救”与“不救”的抉择,这意味着新生活有可能会被打回原形,甚至跌入一个“无底洞”,“钱嘛,想办法,一定要救!”,周远芳说,即便倾家荡产,也要救婆婆一命。

婆婆脑溢血后她坚持要救

如今,是周远芳嫁入蒋家的第七个年头。她是秀山人,在重庆打工时,认识了丈夫蒋先成,并随他一起来到大安茶店铁山村三岔8小组。

婚后,两人先后有了女儿、儿子。婆婆聂世蓉对这个外来姑娘没有什么外心,把她当做亲女儿对待。“她说话直,有啥说啥,这点跟我一样”,周远芳说,她跟婆婆个性很合得来。

生下小孩,坐月子需要照顾,娘家人不在身边,婆婆就充当了她的“亲妈”。每天早上,聂世蓉都给周远芳煮鸡蛋,做饭前,先问她想吃什么。“换着花样做菜,煎蛋、蒸蛋、炒蛋,鸡蛋也会换着做”,婆婆的照顾让她很感动。

直到三年前的冬天,出事那天上午,聂世蓉到村里剪头发,洗头时,被不慎落下的桶砸伤,额头起了一个大包。中午吃饭,周远芳看见婆婆鼻梁有淤血,像是沾了灰。“她捏一下又没有了”,也许是沾了灰呢?周远芳听见婆婆解释。

下午,聂世蓉装着一箩筐红苕,到田头洗。洗到最后一个,个头挺大,她半蹲着,探出身子,把整个红苕没进水里。但重心不稳,一个趔趄,聂世蓉整个人哐当倒在田里。

田边一户人家听到她的呼喊,连忙赶来家中叫人。周远芳正在厂里上班,接到电话后,婆婆已被送到了大安医院。接着,又被送到永川人民医院。

医生初步鉴定为脑溢血,第二天凌晨4点多,聂世蓉昏迷不醒,被送进手术室。上午10点,医生告知,必须做出选择:救还是不救?救,不一定活,有可能瘫痪,还有可能成植物人。不救,意味着这名家庭成员的消失。

聂世蓉的老伴有些犹豫,一家人生活刚刚好起来,能承受这样的“负担”吗?“我说一定要救,还有可能跟以前一样是不是?”儿媳周远芳无比坚定,短短的时间内,她设想了所有结局,并拿定主意:“救,这毕竟是一条人命。”

婆婆生病改变了家庭走向

时间再回到三年前,那本应是周远芳一家好日子的开端。为娶媳妇进门,蒋家曾借了4万多元,在原来的平房上,新修一层小楼。

周远芳进门后,和丈夫在家门口的纸厂上班,两人每月能挣三千多元。公公时不时打点零工,仍能补贴家用。婆婆在家做饭、打扫,种点田地,每个人出一份力,正把这个家合力托上正轨。

有了婆婆的照应,周远芳在纸厂上班并无后顾之忧。

一家人勤勤恳恳三四年,终于快要还清修房借的债。周远芳说,如果不是因为婆婆出事,她本打算把二楼的三个房间粉刷一遍,再铺上地板砖,中间的房间做客厅,摆上电视机。到时逢年过节,亲戚朋友一来,肯定热热闹闹。

如今,二楼的房间里,还残留着一些当初的设想。本打算做客厅的房间,有一套红漆木头沙发椅,现在已经积了不少灰。另一个房间里,还有一张没用过的床,上面堆满了尿不湿纸箱,那都是婆婆瘫痪后积下的。

辞职后照顾婆婆无微不至

照顾一个瘫痪病人,意味要付出另一个人的精力。在这个家里,牺牲的是周远芳,她辞去纸厂的工作,专门照顾婆婆。三年,婆婆从没长过褥疮,周远芳对此有一些骄傲。

每天早上5点,她就要起床,生火做饭。饭好了,她先端到卧室,把婆婆扶起来,背后垫几个枕头,让婆婆倚在床背,在胸前铺上一张塑料纸。婆婆右手还能动,可以自己吃饭,但周远芳还是会看着,有时候饭粒会落在身上、床上,一颗一颗捡起来,很麻烦。

婆婆吃完,她再匆匆扒两口,送孩子上学。婆婆躺在床上,每两小时要翻身,周远芳估摸着时间到了,就给婆婆翻身。她还要检查被子是不是捂得太死,若是捂出了汗水,要及时擦干。

瘫痪病人不长褥疮,需要保持足够的水分,婆婆每天要喝六七次水,通常半夜一两点也要喝水,“渴了就喊,她嗓门大,我睡楼上也听得到,然后下来给她喂水”,周远芳说婆婆要得急,渴了水得立马送到嘴边。不能烫不能凉,所以周远芳买来一个饮水机,烧开水兑凉水,每次都是最合适的温度。

每隔十几天,周远芳就骑车,花十几分钟,到茶店街上买桶装水。“我自己去买,6块钱一桶,让人送来,则要7块”,周远芳能省就省。她也会口渴,不过大部分时候,只是走到菜地的水井前,舀一勺凉水,咕噜咕噜灌下去。

婆婆逢人就夸儿媳妇对她好

瘫痪带来最致命的打击,是钱。周远芳辞去了工作,全家主要收入是丈夫在厂里上班,加上公公打零工,一家人每月收入是2千多元。

但婆婆瘫痪后,每月需要约一千元的药费,几百元的尿不湿,剩下的则是一家人的生活开支。“能省的就都省了”,周远芳说,现在自己刨了一块菜地,吃菜不用凑了。又种了一块田,吃米不用买了。

婆婆聂世蓉自知拖累,每天清醒时常说的一句话:“我拖累这个家了啊。”这句话,她对媳妇说,对老伴说,见人就说。

一家人过得清贫,也苦了两个孩子,家里很少开荤。前几天,周远芳家来了客人,一家人杀掉喂了好久的鸭子,还做了番茄蛋汤、水煮茄子。

开饭了,两个小孩穿来穿去,客人让两个孩子赶紧吃饭,弟弟瞄一眼桌上的菜,小声对姐姐说:“姐姐姐姐,今天中午真的吃肉诶。”


更多精彩:
反应釜称重模块 http://www.jh-scale.com/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