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| 资中县| 经开区| 网络电视| 新闻中心| 内江新闻| 国内国际| 房产| 旅游| 教育| 美食| 汽车| 医卫| 体育| 娱乐| 团购| 囧图|

银行受困渤海钢铁违约 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

【发表时间:2019-10-09 16:45:17 来源:】

  为化解渤海钢铁集团过剩产能、推动渤海钢铁实现脱困发展,天津市政府成立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。该债权人委员会由北京银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,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。

  钢铁行业整体下行,渤海钢铁出现资金问题并非个案,但以何种方式化解债务或许将成为钢铁供给侧改革的样本。

  大体量的钢铁行业,一度是银行喜欢的“对象”。但现在,随着严重的产能过剩、业绩的大跌,钢铁行业却成为一些银行“避讳”的对象之一。

  这几天,又一家钢铁企业——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渤海钢铁”)“躺枪”。3月24日,有消息称,渤海钢铁集团在境外发的点心债(香港离岸人民币债券)近日遭海外投资者抛售而大跌。对此,一些市场人士认为,今年中国已爆发多起信用风险事件,随着更多低资质债券到期,可能会在一些产能过剩行业“出现常态化违约”。

  而在3月19日,有报道称,为缓解渤海钢铁集团产能过剩、推动渤海钢铁实现脱困发展,天津市政府成立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。

  截至发稿,记者未能联系上渤海钢铁置评相关事宜,但多位专家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坦言,银行可能会进一步进行一些债务重组工作,但目的都是为了缓解银行的压力,也是为了缓解这家国有企业的压力。

  钢铁业与银行的纠葛

  钢铁行业对银行业的借贷需求以及银行业从钢铁行业获得发展机遇,使得两者之前一直保持着“亲密”的关系。

  2014年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曾采访过农业银行江苏分行的一位普通信贷员。当时,钢铁行业的效益已在逐步下降,号称“一吨钢铁的利润买不了一支冰棍”,但这位信贷员还是表示,当地华菱钢铁控股的一家钢铁企业“仍是重要客户”。

  “因为,相较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,钢铁行业毕竟属于国资企业。”这位信贷员说。同时,当记者再次询问这位信贷员“是不是有政府作‘背书\\’”时,她表达了“不置可否”的态度。

  不过,从公开信息看,钢铁行业与银行业的关系早就出现了反转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(下称“中钢协”)副会长屈秀丽指出,2015年上半年钢铁行业银行借款大幅度下降,且比2014下降了900多亿元,降幅是6%。

  屈秀丽还透露,今年钢铁业银行借款的大幅下滑,一方面是银行抽贷或不予续贷,一方面也是钢铁企业主动减少银行贷款,“因为他们的成本很高,部分钢企现在通过国外的融资或者盘活一些存量,减少一些银行的贷款,这是解决融资贵、融资难而采取的措施”。

  而在2014年,受银行严控钢铁企业的贷款规模影响,许多钢企面临不予增量、续贷困难、涨息和抽贷等问题。大中型钢铁企业银行借款在2014年同比下降1.43%,而非银行借款同比增长9.2%,即钢企从传统银行融资渠道获取资金正在减少,而从非银行渠道借款大幅增长。

  就企业层面看,山西的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海鑫钢铁”)与银行的纠葛最为典型,引起了媒体多年的关注。

  有媒体报道称,海鑫钢铁2010年陷入经营困境时,闻喜县财政与运城市财政先后达成协议,向上一级市财政借款1亿元和2亿元,转借给海鑫用于资金周转。但政府此举并未给海鑫钢铁带来转机,至2011年底,海鑫钢铁欠税1.19亿元。

  据报道,造成海鑫资金链断裂的直接原因是银行的大幅度抽贷。除此之外,钢铁行业的每况愈下和企业之前过快的产能扩张、管理不善等也是造成海鑫陷入困局的因素,且近年来市场环境与信贷环境恶化,导致海鑫钢铁进行的内部改革未见成效。

  渤海钢铁步后尘

  如今,钢铁行业又一家大型企业——渤海钢铁陷入了困境。

  据报道,天津市政府为此成立了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,初步方案是各金融机构进行展期减息,渤钢剥离部分资产进行二次重组,这一方案仍在讨论中。其中,在展期减息方面,债委会拟希望各金融机构对相关贷款进行展期,并下调利率10个百分点。该委员会由北京银行天津分行等10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和类金融机构债权人组成,涉及债权金额1920亿元。

  此前,相关文章显示,2010年7月,渤海钢铁与中国银行、招商银行、天津银行等8家银行在天津隆重举行银企战略合作签字仪式,总共授信额度为1000亿元。

  来自钢之家网站的消息称,为加强对债委会的指导,天津市还成立了“渤钢集团脱困发展债权指导协调小组”,由天津市副市长阎庆民任组长——有意思的是,阎庆民此前曾担任银监会副主席,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杜强任副组长,成员由天津市国资委、天津市金融工作局、天津银监局和人民银行天津分行组成,负责对债委会具体运作进行联合指导协调,确保各债权人一致行动。

  据公开资料统计,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中北方信托、天津信托、国民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亦牵涉其中,三家信托所涉集合信托项目规模合计逾6亿元。2016年元旦前后,天津市政府层面曾召集金融机构开会,要求金融机构继续支持天津市钢铁行业发展。

  有媒体引述经销商的话称,春节前天津钢管集团订货原本只需要缴30%货款,如今已需要全款才能订货,而渤海钢铁的多个轧材厂春节后也处于停产状态。

  西本新干线分析师邱跃成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“目前渤海钢铁已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况,资金压力难以缓解,而通过债权人的重组、减息等方法是为了减少更多的损失。”

  不过,分析人士认为,此举不但没有为渤海钢铁的发展助力,部分金融机构反而将此作为负面预警,并对其进行了抽贷,外资金融机构对此更加敏感,进而加剧了渤钢集团现金流问题。

  破产重整“可能性不大”

  中国银行业研究主任郭田勇教授也向《国际金融报》的记者表示,“银行可能会进行一些债务重组工作,天津市政府成立渤海钢铁债权人委员会也是为了应对困境,渤海钢铁在以后对银行的还债中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,如贷款到期后可能会出现无法足额还贷。”

  郭田勇教授还表示,渤海钢铁是否会出现坏账的情况还要看具体的企业负债额,渤海钢铁也可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处理债权债务关系。

  所谓债转股,是指国家组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,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,把原来银行与企业间的债权债务关系,转变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企业间的控股(或持股)与被控股的关系。此前,熔盛重工的债转股方案就获得了股东大会的高票通过,一些银行也给予了支持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赖小民3月24日下午在博鳌论坛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钢铁、煤炭、电解铝等过剩产能债转股“势在必行”,但不赞成“优质资产债转股”。

  对此,分析人士认为,即便债转股获得同意,也要由天津市国资委等部门认定是不是优质资产。

  邱跃成则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渤海钢铁坏账的情况难以避免,但坏账额有多少暂时无法进行预估。据说,海鑫钢铁之前有250亿元的欠款,但最后银行只获得250万元。”

  “但考虑到破产重整的损失和风险,渤海钢铁目前进行破产重整的可能性不大。”邱跃成还说。

  兰格钢铁王国清主任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:“渤海钢铁可能会出现坏账的情况,前期的债务加上后期的利息等,将会使渤海钢铁的债务偿还起来有一定的难度。钢铁行业在3月出现经营好转的情况,但在过去还是属于亏损的情况。”

  据媒体援引渤海钢铁债务金融机构人士的话表述:“目前渤海钢铁集团旗下四大钢铁集团子公司,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问题,只是危机程度不同。渤海钢铁下属某子公司甚至对债权人表示,集团内部没有能力偿还,正在等政府资产重组方案。”

  银行抽贷进行时?

  2015年中国钢铁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5年第一季度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中亏损企业达到了50户,占中钢协会铜级会员企业户数的49.5%,亏损企业亏损额达到103.55亿元,同比增长了27.31%。

  同时,大中型重点钢铁企业的银行借款同比下降了5%,按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截至2014年底总计银行贷款1.33万亿粗略估算,银行借款与去年同期减少了大约650亿元。

  据新华网消息,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曾在2015年表示,大中型钢铁企业大部分经营亏损,这其中不乏银行抽贷和不予续贷的问题,钢铁行业面对新常态下的需求环境和需求结构,还没有完全转变过去依靠规模发展的传统经营模式,没有完全适应新形势要求。

  在王国清看来,“从整个钢铁行业的资产负债率看,不仅是渤海钢铁,其他的生产企业同时也面临巨额债务。”

  更有人担心:如今信贷环境不断恶化,未来钢铁业是否还会被银行抽贷?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1月,某股份制银行发出通知,将钢铁、水泥、煤炭等列入压缩推出行业范围,且消息还称某国有大行也明确表示,暂停办理铁矿石、钢贸、煤炭三个行业的票据贴现业务,对包括表内贷款、表外融资及其他金融资产服务等实施锁定控制。

  消息还称,今年开始各大银行的重点工作都在催收和处理不良贷款。2016年2月4日和5日,国务院连续发布《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和《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》,以钢铁和煤炭行业为先行试点,通过多种政策手段化解产能过剩。中央财政预计在两年内拿出大约1000亿元工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,在钢铁、煤炭行业去产能过程中主要解决下岗分流人员的安置问题。

  邱跃成也向《国际金融报》的记者透露,发生钢贸危机后,银行一直在对钢铁行业进行抽贷。银行可能会对行业有一定的区分,对于优质营业良好的企业保持现有的额度,对一些经营持续亏损的企业可能会压缩现有额度,一定程度上也会加速产能过剩企业的淘汰。

  不过,郭田勇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说,“未来银行可能不会继续对钢铁行业进行抽贷,同时钢铁行业也要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,做出相应的调整。”

  有人认为,未来钢铁行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需要银行业的资金支持,虽然信贷环境在不断恶化,但未来整个钢铁还需进行自省,从内部的调整开始,做到经营与管理的双重改善,这样钢铁行业的经营状况或许会有所好转。同时,银行方面可积极响应国家“去产能”的政策,达到双赢的效果,既保证过剩产能的退出,又要让大量职工饭碗不能丢。来源:国际金融报
更多精彩:
健身器 www.xiruxi.com
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
TOP